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待遇相似却大有不同的房子,你可要看仔细了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21日 11:45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


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


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


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


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


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


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相关推荐

遭遇全网下架,梨视频何去何从?

本篇文章4294字,读完约11分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itlaoyou-com,作者丨韩志鹏五一小长假刚过,梨视频却突遭“不测”。5月8日,媒体报道称梨视频被全网下架,用户在AppStore和安卓应用商店仅能搜索到“梨视频专业版”。对此,有公司内部人士回应称,“是技术整改。”上线四年,梨视频一经诞生就主打新闻短视频App,集合全球拍客及专业编辑,在彼时国内短视频市场中可谓鹤立鸡群,也迅速摘得专业媒体和互联网巨头的玫瑰枝。但四年长征路,梨视频走得并不容易。伴随移动互联网技术与消费习惯的变革,短视频赛道自2016年后风起云涌,快手抖音各表一枝,微信视频号紧随其后,在娱乐化大行其道之时,坚持新闻性的梨视频又将何去何从?四年长征路出身传统媒体,邱兵却打造了新时代的产品。2016年的时候,邱兵偶然刷到了阿里公关总监王帅的一条朋友圈,大意是马云评价王坚院士的一本书,说“用的是上个世纪的包装,讲的是下个世纪的问题。”邱兵听完觉得蛮酷的,感觉也是在说自己。在东方早报等传统媒体打拼多年,邱兵却赶着时代浪潮做出一款新媒体产品,他感觉“我们是上个世纪的报人,妄图要做下个世纪的产品。”邱兵口中“下个世纪的产品”正是梨视频。2016年10月,梨视频呱呱坠地,彼时短视频市场正遇投资热,二更、一条等精品化短视频颇受追捧,梨视频也赶上这波大潮,迅速卡位新闻类短视频的阵地。另外,国内虽少见新闻短视频产品,但该模式在国外早有先例,美国的NowThisNews和GreatBigStory与梨视频定位类似,荷兰的Zoomin.TV更是主打拍客模式。既占据风口,又有成熟先例,梨视频似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典型体现就是亮眼的投资者名单:2016年7月,梨视频获华人文化黎瑞刚5亿元天使轮投资,占股70%;2017年11月,梨视频获人民网领投1.67亿元Pre-A轮融资;2018年4月,梨视频获腾讯领投,百度等跟投的6.17亿元A轮融资;2020年4月,梨视频获新华网新一轮战略投资。兼具传统媒体资历与新媒体商业模式,梨视频很快就收获媒体机构与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弹药补给,同时还包括各种类型的渠道合作:2018年,梨视频先后与重庆日报、华商报、山西晚报等地方媒体展开渠道及内容合作;2018年4月,梨视频内容将向百家号全面开放,平台账号与百家号打通;2018年10月10日,梨视频与中广联合会移动电视宣传委员会共同推出首个合作项目“中国60秒”,梨视频的内容将覆盖23个省市的公交、地铁、楼宇、机场的29.3万块终端屏幕;2019年2月,趣头条全面引入梨视频优质内容,成为后者对外合作分发量最大的平台之一;2019年8月,梨视频与“学习强国”平台签署正能量内容传播战略合作协议。外部的资本注入与渠道扩张,给予梨视频充分的成长空间。借助于此,梨视频的拍客团队也进一步壮大,从成立之初的3100名拍客、分布于海内外520个城市,到如今全球超7万名核心拍客、遍布全球525个主要城市和国内2000多个区县。基于以上优势,梨视频的商业模式日趋成熟。平台内容主要源于拍客UGC创作和入驻的PGC频道,编辑把关内容,合格后向App及全网平台分发,盈利以广告为核心。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梨视频App主要的广告形态包括开机屏、信息流广告、拍客活动等,每条刊例价在28万-98万元不等,梨视频微博的刊例价则为35万元。“内容生产+广告盈利”,梨视频是典型的媒体商业模式。成熟模式之下,梨视频的隐忧一直都存在。首先,伴随短视频产品的升级迭代,以及广告市场遇冷的大环境,梨视频广告的转化收益自然是在走下坡路。梨视频也尝试过破局商业模式,2018年梨视频与淘宝组建合资公司,推出全新视频IP“淘宝吃货”,通过生产优质内容带货淘宝美食商品。内容电商值得探索,但梨视频主打新闻资讯类等专业内容,短视频带货更追逐娱乐性,刺激用户的即时性消费需求,这也是梨视频入局内容带货所必须面对的难关。盈利模式之上,梨视频的流量分布同样是大问题。如前所述,梨视频通过与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将内容向全网分发,优势是达成了内容“走出去”的目标,提高品牌知名度;劣势是自有用户数量及留存率不足。简单理解,你可以在微博上刷到梨视频的内容,但很少会去下载梨视频观看内容。用户的第一指向是获取好内容,而由于梨视频的全网分发模式,用户看完视频后很难被引流到App中。梨视频对外部流量的依赖,在数据上体现的更为明显。艾瑞咨询2018年3月数据显示,梨视频的月独立设备数为20万台,快手为2.39亿台,抖音为1.72亿台。差距极为悬殊。作为内容生产商,优质内容与自有渠道是相互绑定的,但梨视频在渠道方面高度依赖外部势力,也造成了自有流量落后的局面,而在短视频赛道风云变幻之际,梨视频与竞对之间的鸿沟将被继续拉大。因此,走过四年长征路,梨视频仍有诸多问题待解。方向性命题“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这是《诗经·浮游》里的一句诗,也是邱兵用来描述自己创业忐忑心境的一句话。在他看来,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媒体人自我的身份体认普遍游移不定,谁也无法辨认,何处是最后的新世界。不过,从市场层面观察,新闻短视频模式早已勃兴。在国内,新闻短视频的呈现方式无外乎三类。第一类是平台入驻,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官方媒体,目前已相继入驻快手、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例如宿华就在去年10月表示,有超过8000家政务号、媒体号已经入驻快手。第二类是媒体自建频道,典型代表包括新京报的“我们”、南方周末的“南瓜视业”和界面新闻的“箭厂”,主要生产新闻资讯、人物访谈和纪录片等专业内容。第三类就是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独立App。虽然梨视频的道路在国内少有效仿者,但其不仅要遭遇传统电视新闻的挑战,更要面对“新同类项”的竞争,例如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打造的“央视频”App。市场竞争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政策限制。2017年,梨视频就因不具备从事新闻信息服务的视听许可证,而被责令限期整改,最终导致梨视频调整内容方向。道路本就不易,梨视频在内容层面也充满挑战。从内容角度出发,目前国内短视频主要呈现为三种形态:第一是以快抖为代表的娱乐化,第二是微信视频号要走出的生活化,第三则是以资讯、科普为主的精品内容。如今,娱乐化短视频依然唱着独角戏,但随着5G商用化的加速到来,门槛更低的“生活流”视频或将普及开来,微信视频号有望步步飞升。这样看来,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精品短视频似乎成长空间不大。原因是多重的,资讯类和知识类短视频拍摄门槛高,对创作者水平要求高,而且在内容消费逐步碎片化的过程中,难接地气的精品化短视频更会被“束之高阁”。不可否认,专业内容有固定受众,梨视频又主打新闻现场,其短视频更能通过揭露和跟踪突发事件,打造爆款内容。曾经的“美国总统大选”“凉山格斗孤儿”都是典型。从用户层面出发,人被内容吸引,很难被产品或品牌吸引,梨视频的内容以叙事为核心,塑造个人风格次之,而在新媒体“人即内容”的时代里,风格鲜明的个人IP对留存用户、沉淀粉丝都极为有效。梨视频上固然有个人PGC频道,但缺少爆款,出圈同样困难。用户喜欢看故事,梨视频也有讲故事的能力,但创作故事的人往往会被隐去,这就造成了梨视频所面对的核心问题,对外部流量依赖性强,而在与传统电视和类似App共同赛跑时,梨视频的路或许会越走越窄。前方如若是一道窄门,梨视频必须调转船头。相比于竞对,梨视频的优势在于遍布全球的拍客资源,其中不乏出身国家地理杂志的专业媒体人,以及专职拍客等,这是梨视频的核心能力所在,并可借此向B/C两端输出商业能力。在C端,梨视频有望走上财新的付费墙模式,结合文字文本,生产深度的新闻调查视频,在视频消费爆炸式增长之际,超精品的付费短视频必然有其“铁粉”。在B端,梨视频可以向企业输出内容生产解决方案,扩大广告盈利模式。2017年,梨视频就曾与饿了么合作,招募300万名外卖骑手为兼职拍客。无论toB或toC,梨视频在商业化层面还可持续探索,但如前所述,在打造个人IP、为独立App“吸粉”的道路上,梨视频还是个“学徒”。新媒体时代下,内容生产者被推向前台,借助技术手段与用户直接沟通,将创作者与优质内容相互绑定便形成IP,但梨视频的内容生产与分发形式,并未彻底摆脱传统模式,距离IP化更有漫漫长路要走,这也是其选择未来方向时的核心矛盾点。显然,缺少IP的梨视频,虽巧借新技术的东风,但底子还未摆脱传统模式。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127人已赞赏>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2020年05月11日 11:38

租客网:奄奄一息的中小中介,如何破局重生?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习惯在网络平台上寻找房源。对于租房者而言,互联网平台相当于一个找房看房的入口,重要的是获得准确的房源信息;对于房产经纪人而言,这则是一个展示和联络的窗口,关键在于接触更多精准客户,提升成交率。由此可见,互联网平台对于买卖双方都给予了众多便利,起着第三方中间连接的作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无疑给驻扎社区,以传统线下单店经营模式发展的中小中介,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守株待兔式的经营模式,似乎在互联网这股大浪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互联网的冲击,已几乎将中小中介灭顶,而部分巨头的争相合作以及遍地撒网式的扩展门店,更是将中小中介逼迫的奄奄一息。有些大中介不计成本地通过“围剿”的方式消灭中小中介,比如同一品牌在一个区域开三四家店,这样就直接把中小中介逼到墙角,没有活路了。更有“狠毒”的利用“利诱”挖人,一方面扩充了自己的队伍,另一方面又击垮了中小中介的团队,给本就忧心“生存问题”的店东们,再压上一个沉重的巨石。面对如此困难的局面,有些抵抗风险能力差的中小中介直接面临倒闭,难道中小中介们只能坐以待毙?当然不是,针对中小中介发展现状以及前途未卜的未来,租客网提出了创新的加盟模式,希望能够利用自身的平台优势帮助中小中介,携手渡过难关。租客网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广受租客这个庞大群体的爱戴,平台目前拥有海量真房源和众多的用户流量,租客网希望能够通过加盟的模式,助力中小中介更好,更长远的发展。加盟租客网,不仅是加盟商可借助租客网品牌影响力如此简单,租客网多年来的运营经验以及现有的资源,加盟商可一键复制,轻松运营,并且租客网对所有加盟商实行资源共享,只想加盟商成功加盟租客网,不论是房源还是用户,都可以享有。有了房源、客源,这两大房产中介发展生存的基本要素,再结合租客网平台强大的中间力量如此一来线上平台有了,线下基础也壮实了,中介中介还用担心发展问题?除了这些,租客网能够为加盟商带来的实际扶持以及利益之外,租客网还创新的提出“合伙人”加盟模式,成功加盟租客网即可直接成为企业的一份子,加盟商都是租客网的子公司,并享受上市分红。租客网还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所以说,不论是发展受阻,还是即将创业,租客网都希望能够通过自身的能力和资源,助力中小中介发展,合作共赢未来,一起为自己的事业打拼!

2020年04月30日 10:39

当当”公告:公司承认李国庆为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

4月26日晚间消息,刚刚,李国庆方面通过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当当公司承认李国庆先生为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俞渝女士应当按照股东和董事的资格与李国庆先生展开对话。公告表示,李国庆要求召开当当股东会,设立董事会,俞渝不同意,公司监事也未履行职权。因此李国庆按照公司法规定召集股东会。当当公司小股东参加股东会并支持李国庆。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和总经理。股东会决议获得半数以上股东同意。俞渝依然为公司股东和董事。公告强调,2020年4月26日,根据股东会、董事会的决议,李国庆先生以董事长和总经理身份实施对当当公司的管理。“没有当当公司公章的公司声明,均不能代表公司。”稍早时候,当当网市场部发布声明,称“今天早晨,李国庆带着4个穿黑衣的人,突入闯入当当办公区,现场保安阻拦不及,李国庆动手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表示,“当当网郑重说明,李国庆在当当网没有任何职务。李国庆发布违法、无效的股东会决议,抢夺公章,侵害其他股东利益、严重影响当当人的心情。”目前,到底谁能代表当当,让读者困惑。北京勇者律师事务所主任易胜华律师向新浪科技分析,李国庆方面的公告,暂时只能代表自己,无法代表当当公司。

2020年04月27日 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