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租客网为你解答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5月07日 11:02

你一个小小外地人,敢和财大气粗的房东抗衡?很多人认为这无疑是蚂蚁斗大象不自量力,毕竟“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

可现在2020年了,租客的腰杆是越来越硬气:“我不要房东觉得好,我要我认为的好。”这霸气的租房要求和几年前相比,那是万里挑一也难遇的。想必很多人就纳闷了“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租客网为你解答。



随着中国租购同权、房住不炒的政策越来越惠民,极大促进了中国租房市场成熟健康的走向,成功带动租赁经济的高速发展。借助共享经济,“租客网”以租客为核心,为广大租客和房东共同发声,“好生活、租着过”将会给租房市场注入更多健康活力,让租客依靠租客网的众多真房源,拥有更多选择,轻松实现“租客心中最理想的租住生活”。



谁还没经历过租房的辛酸史,但当租客遇到了“租客网”,租客网所构建的美好租生活的大租客生态体系,无疑是在互联网时代给供需不平衡的租赁市场架起了一座牢固可靠的桥梁。租客网于2016年成立至今,作为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也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租客网突破传统的“强硬的买卖式租房体验”,从租客需求和房主需求两大需求方着手,创立了全民诚信租赁平台。——有第三方平台的支撑,让租客多了更多选择和依靠。



但,租客网不只是租客的依靠,针对租客关心的:“房租没标准、租房套路多、所见非所得、房东不诚信、押金难要回、吃亏难维权”和房东关心的“出租速度慢、空置期太长、租客素质低、房屋易被损、问题难追诉、维修跑断腿”等难题,以及中介最在意的“端口费太高、真实度太低、平台抢客户、没有公平性、房源数量少、成交机会低”等市场性难题,租客网从解决租赁过程中的诸多痛点出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不同群体,率先开启了包括“租客惠、全民合伙人”在内的各类创新服务。



经过了长期的市场磨合,2020伴随租赁经济的快步稳定发展,租客网也和广大租客们一起迎来了租客黄金时代。大租客时代也在从传统的只租房融入到更广阔、更丰富、更多元的租住生活体验。随着2019年租客网旗下租客惠的大力度践行,不管是咖啡厅、健身房还是餐饮店、奶茶店都可利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即买即用、无需预约、无需等待,享受的买单优惠或者领券优惠都可让租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节省下更多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广大租客们不仅可以住理想的房子、和志同道合的室友分享点滴趣事、在吃喝玩乐上也更多优惠便利。当租客们更加快乐的享受租生活,他们会更加热爱这座城,为城市建设做贡献,为梦想添加动力,“租客网”就是让租客希望融入当地人生活,和喜欢的人结交朋友,在租客网的助力下,生活的更加安心舒适。


相关推荐

租客惠微信小程序可以使用吗?

可以的使用的呀,优惠买单直接打开租客惠小程序可以优惠买单直接付款。

2020年09月02日 11:25

SGS当选 “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副理事长单位

导言:4月26日,“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在南京成立。会议审议通过了《“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章程》并选举国际公认检验、鉴定、测试和认证机构SGS为“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副理事长单位。  4月26日,“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在南京成立。会议审议通过了《“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章程》并选举国际公认检验、鉴定、测试和认证机构SGS为“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副理事长单位。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俊胜;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认证监管处处长汪东华出席会议并讲话。SGS中国自愿性产品认证中心副主任李汉平、SGS电子商务部经理张伟与国内外数家知名认证机构代表出席会议。SGS当选“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副理事长单位  江苏省市场监督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俊胜对“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的成立表示了祝贺,并提出了要加强顶层设计,建立完善工作机制;高标准严要求,保证联盟认证有效性;共建共治,协同抓好事中事后监管等要求。  “江苏精品”认证工作是新形势、新要求下,运用市场机制推进品牌战略的一项开拓性工作,重点在“创牌、定标、认证、监督”上下功夫,传递质量品牌信任。认证联盟将负责制定“江苏精品”认证实施规则,经省市场监管局确认后,由联盟向国家认监委备案并发布实施,参照国际惯例,以标准为引领、以认证为手段,对符合高标准、高品质要求的产品和服务进行第三方认证,形成一批自主创新、品质高端、服务优质、信誉过硬、市场公认的品牌群体,使“江苏精品”成为高品质、高水平的“代名词”,真正把“江苏精品”打造成一块“金字招牌”。  SGS作为“浙江制造”、“上海品牌”、“深圳标准”、“泰山品质”等多家国际认证联盟的主要成员单位,一直致力于实现企业品牌建设与质量提升并行发展。今后,SGS作为“江苏精品”国际认证联盟成员副理事长单位,将充分发挥SGS在全球服务网络和强大技术实力,以及高质量的本地化服务,在国家认监委批准的业务范围内从事“江苏精品”认证工作,与联盟成员与相关政府监管部门相互交流,推动更多江苏企业实现“质量”和“竞争力”升级,助力“江苏精品”产品走向全国,走出国门,制胜全球市场。

2020年04月30日 13:58

共享单车“三国杀”再生变量,青桔单车获10亿美元融资?

10亿美元这一数字不仅刷新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也引发外界新的猜测与想象。影响共享单车“三国杀”战局走向的,其实是单车之外的探索。沉寂已久的共享单车行业迎来新变量。4月17日,有媒体透露,滴滴旗下独立品牌青桔单车近日获得超过10亿美元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另一家国外大基金跟投。对此,《中国企业家》向滴滴求证,滴滴方面表示不予回应。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君联资本领投此轮融资,具体投资额和跟投方目前还不清晰。青桔单车目前的估值也是个谜。如果消息属实,这是青桔单车首轮融资,刷新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在这之前,ofo是该纪录的保持者,2018年3月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8.66亿美元融资。目前共享单车行业从摩拜、ofo双寡头时代进入到哈啰、美团单车、青桔单车为代表的“三国杀”时代,不再单纯依靠烧钱补贴,行业也经历一轮涨价潮,正在逐渐回归理性,追求盈利。新资本的进入对行业格局会产生哪些影响?在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看来,此次青桔单车的融资对行业格局和行业盈利节奏不会有太大影响。“更多还是各自做增量”。李开逐告诉《中国企业家》。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哈啰单车在2019年年底也已完成新一轮融资。看似归于平静的单车行业,为何还能吸引大量资金加入战局?融资之谜君联资本在共享出行行业多有布局,投资过网约车公司神州优车、共享汽车公司立刻出行、共享电单车公司骑电单车等,对共享单车行业却是第一次出手。2017年8月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还对共享单车行业存疑:由于大量补贴与投放,共享单车激发了部分不必要的骑车需求,当时他认为,最终商业模式能不能成立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分析指出,目前两轮出行行业已经告别烧钱补贴时代,到了拼运营和服务的时候,盈利也不再遥遥无期。同时,行业的政策门槛等也在变高,君联资本此时押注青桔,可能看好滴滴在出行生态上的资源,期待将来两轮出行行业出现一家独大的格局。君联资本的被投项目与青桔单车早已有合作,其投资的星恒电源专注电动轻型车动力锂电池领域,据公开报道,青桔电单车电池的首批供应商就有星恒电源,截至目前星恒已为青桔配套锂电池达成100万组。但除了领投方君联资本外,青桔单车此轮融资的其他参投方还没有揭开神秘面纱。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跟投方为一家海外基金巨头,本来准备注资给哈啰,在最后关头转投了青桔。也有投资人对青桔单车此轮融资提出疑问:这是不是滴滴在做品牌拆分之后,“自己投自己”?在此之前,滴滴自动驾驶曾拆分成独立公司,滴滴出行CTO张博出任滴滴自动驾驶公司CEO。张博表示,分拆自动驾驶业务是因为“希望跟汽车产业链上下游深度合作,包括能够吸引更多资源一起来推进和加速自动驾驶技术”。近日,外媒曝出软银投资滴滴自动驾驶公司3亿美元的消息。单车业务虽然没有拆分为独立公司,但在滴滴的版图中,其重要性正在进一步提升。4月17日,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表示,滴滴国内业务将进行双曲线推进,一条曲线以一站式出行平台为主,包括四轮车(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两轮车(青桔单车和电单车)和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另一条曲线则以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汽车全产业链业务为主,同时探索新赛道。在共享单车布局上,滴滴多次投资ofo,收购小蓝单车,于2018年1月上线青桔单车。之后,为了推广青桔单车,在限制投放的一二线城市,滴滴用青桔单车置换废旧的小蓝单车,2019年还曾被曝出违规投放。2019年6月,运营青桔单车的单车事业部与电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由总经理张治东负责,直接向滴滴创始人程维汇报。单车被视为重要的流量入口和拉动增长的一环,背后也表现出滴滴对于增长的渴望。近日,滴滴提出颇为激进的三年目标,即“0188”,准备重新进入高增长模式: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零;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此外,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成立了用户增长部,或为统一全集团资源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去年滴滴日订单量约在2500万单左右,今年疫情对整个网约车行业都有打击,为实现这一目标,两轮出行承载的使命不言而喻。单车生意盈利可期?在新资本杀入背后,共享单车的生意已经撕下烧钱黑洞的标签。以美团单车为例,美团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前四个月,摩拜骑乘次数为2.6亿次,每次骑乘收入0.56元,共计收入1.47亿元;单车和汽车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1.58亿元。据此算出当时摩拜单车骑一次的折旧成本和经营成本约为2.13元,远远超过0.56元。如果只按此数据简单推测,当一次骑行的费用超过2.13元时才可能实现盈利。2019年单车行业涨价后,部分地区摩拜的起步价涨至15分钟以内1元,时长费0.5元/15分钟。美团单车的亏损也在扭转。在美团此后的财报中,单车与网约车、买菜等一起被统计为新业务及其他,根据美团2019年财报,新业务及其他这部分业务一年收入204亿元,同比增长81.5%。毛利由2018年的负值43亿元增至2019年的正值人民币23亿元,毛利率由2018年的负值37.9%改善为2019年的正值11.5%。2019年11月美团Q3的财报电话会议中,王兴表示,共享单车是2020年核心的一个投资领域,公司将继续在共享单车业务上投入,增加营销包括品牌推广方面的投入。关于哈啰的盈利,李开逐告诉《中国企业家》,共享单车和助力车在2019年“有一些毛利”,“随着业务规模的持续发展及效率的持续提升,2020年是实现整体盈亏平衡是可以预期的”。李开逐表示,可以谨慎乐观地认为共享单车是能赚钱的,至少可以做到在不亏损的情况下持续发展。此前哈啰出行全国运营总监周树枫2019年9月曾对外表示,哈啰单车整体已经在全国200多个城市实现盈利(包括折旧车辆)。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电单车的盈利能力更强,电单车成为单车玩家下一个竞争重点。“共享电单车在县城是刚需,每15分钟2元,客单价在5-6元,一天一辆车大约可以被骑4-5次。”云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懿武告诉《中国企业家》,共享电单车企业的盈利情况都不错。云造科技的主营业务之一是为共享电单车运营商提供SaaS服务。三巨头对电单车早有布局。滴滴于2018年1月开始运营“街兔电单车”,2019年6月电单车事业部与滴滴出行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摩拜在2017年7月就发布了摩拜助力车。共享电单车的地位在哈啰内部也有所提升。2019年7月,哈啰出行将内部负责电动车租售平台业务的电动车平台事业部独立为一级部门,业务等级上与哈啰单车平行。李开逐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电单车将成为下一个行业竞争重点。哈啰在电单车行业大概占整个市场60%以上,第二名不及哈啰一半。“该行业发展相对单车晚一些,基本还是增量市场,很多玩家进来也主要是拓展市场,短期内格局不会变成零和博弈。”李开逐说。目前受制于一线城市政策,电单车市场主要集中在低线城市。北京在2017年9月出台《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指出“不发展电动自行车作为共享自行车”。其他城市也发布了类似文件,不鼓励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我们还是以纯粹商业的角度来看待共享单车,期望它能提供用户价值、同时可以自我造血实现可持续发展、长期服务于用户,而不是成为一个什么入口。”李开逐说。“三国杀”战局走向何方2019年,共享单车从“双寡头”时代进入“三国杀”时代:哈啰出行、美团单车和青桔单车三足鼎立。青桔的新一轮融资是否会让这一行业重燃战火、重蹈烧钱大战的“覆辙”?在李开逐看来,“三国杀的局面已经形成,现在的竞争不会再重复2017年那种盲目烧钱、过度投放、违背商业规律、不考虑商业模型的情况,更多还是围绕产品的体验、运营的效率来展开。”现状是,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饱和,投放量的增长空间小,一线城市状况尤为突出。2019年8月,滴滴和美团宣布在北京将按现有报备投放车辆数的50%减量,并全部领回由各区集中清理存放的车辆,于2019年年底前实施完成。如何做好存量市场、从粗放式经营转为精细化运营是三国杀竞争的关键。此外,三国杀的竞争也涉及两轮生态及本地生活生态间的竞争。作为本地生活领域巨头,对美团而言,单车的流量作用凸显。王兴在2019年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广告营销收入永远是美团非常看重的一个板块。通过美团单车,美团能够进行更好的营销推广,包括进一步提升用户使用量,同时也能够进一步使用户通过共享单车入口进入到美团生态体系中。哈啰单车也已加入本地生活的竞争中。2019年6月,哈啰出行、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出资10亿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推出换电服务。2020年4月,该公司获得中恒电气2亿元投资。哈啰出行APP近日进行改版,首页罗列了吃喝玩乐、查路线、借钱存钱、电台FM等入口。在“吃喝玩乐”板块里,限时秒杀酒店、餐饮优惠券。李开逐表示,出行和生活服务高度关联,期望哈啰发展成为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综合生活服务平台。这是一个长期坚持的目标,目前还处于各种尝试的早期阶段。今年哈啰会继续深耕两轮出行领域,在四轮出行及新业务尝试上也会加大投入,拓展业务布局。影响这场新单车战役走向的,或许正是这些单车之外的尝试。

2020年04月18日 22:05